楼上的小女孩给了小侄子一只小鸡。

把它养在纸箱子里,小侄子常领着小伙伴来看,欢喜地吵闹。几天后失了兴趣,渐渐得不再关注。

妈照料着它,给它芝麻,水,每天给它换垫纸,后来说是可以吃米粒。

妈开始把它从纸箱子里放出来,让它在阳台上跑,晚上再把它拿到房间里来,怕被猫吃了去。我们家住一楼。

有几次,是我把它拿进来,有一次,还吓走了徘徊的猫。

今天上午妈发现它躺在转椅脚下,大概是从阳台胡乱跑进了屋子里来,又倒霉地被滑动的椅子腿压住了。

依旧把它放在箱子里。

晚饭后,天黑了,我去阳台上要把它拿到屋里来,看到它无生气地躺着,身体一鼓一鼓,发出啾啾地叫声,依旧细脆,却不如往日那样欢快和吵闹。

我知道它要死了。

忽然就想把它放在这里晚上被猫叼了去好了,却又一时不知道怎么样算残忍。

终究还是把它拿进屋里来,妈走过,我说鸡好像不行了。妈握着它把它凑到小杯子边,它喝了点水,妈说看明天能活过来不,我说能撑过今晚就算活过来了。

小侄子在找他的某个玩具,看到小鸡躺着,问我说叔叔小鸡怎么倒下了,让我把它扶起来,我说不要碰它,小鸡需要休息。他继续找他的玩具,说那是世界上对他最重要的玩具。

几分钟后我过去看,已经不动了,也听不见一点声音。

我把纸箱又拿到了阳台上,想如果我刚才没有把它拿进来,也没有告诉妈,等明天早上看到空空的箱子,一家人一块骂猫大概是最好的结局。

说点什么吧 ~